【〈翰墨知交情〉之一】莊靈/函邀吃烤肉

Posted by on Oct 1, 2018 in Commemoration | 0 comments

【〈翰墨知交情〉之一】莊靈/函邀吃烤肉

2017/01/03 09:17:45 聯合報 文/莊靈

父親常需到台北開會;每次他到台北,一定都住在北大老同學、一生至友臺靜農世伯位在溫州街十八巷六號的日式台大教授宿舍裡……

臺靜農(右)與莊嚴1969年於臺府的小書齋。 攝影/莊靈

最近和內子陳夏生細理父親莊嚴(慕陵)先生留下的各種遺墨和書畫,發現裡面有不少件是當年故宮文物還存放在霧峰北溝時期(1950-1965),父親的藝文界好友們寄給他的信札和附寄件;其中像臺靜農、張大千、董作賓、劉延濤、王壯為、孔德成、胡適、羅家倫、郎靜山和呂佛庭等多位世伯前輩的毛筆信函,或者即興詩書和手繪小畫,都十分精采。這回當筆者再次展讀它們時,那種知交間的深厚情誼與全然無拘的文墨風采,還有當年他們詩酒雅聚怡然興會的場景,剎那間又一一回到眼前,讓作為後輩的我們無比懷念。儘管這些都已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,(當時筆者還只是個在校學生),然而從這些墨跡中所散放出的友情光彩和文化幽香,卻因為時間的積累反而愈發顯得醇厚與芬芳。

這裡筆者先介紹一件臺靜農世伯在民國四十九年(1960)寄給父親的大字毛筆信函(見圖一), 原文如下:

慕公老兄:今日聞孫喻兩君言,有友生新疆人,能以西域法烤牛羊肉,佐料唯胡椒、辣椒、白鹽而已,味絕美。

公何時北來,請先馳告麗水精舍諸君先為張羅也。據云此等肉遠非淡水河有類炒肉片者可比,六一翁聞之垂涎否?

歇腳庵行者再拜,十月一日(筆者按:「歇腳庵」亦作「歇腳盦」,是靜農世伯的齋名)

圖一:臺靜農民國49年寄給莊嚴的大字毛筆信函。 攝影/莊靈

信的文句中間還夾著兩行小字:此札書於中秋節前三日,乃於節後三日始發,殊可笑也。 七日晚又及

這封信是用三張斗方宣紙寫的,裝在一個黃褐色的傳統中式信封裡;信封上面是臺老手書的毛筆墨跡:「台中 霧峰 一號信箱 莊慕陵先生啟」 寄件人處則是:「台北溫州街十八巷六號 臺緘」。左上角貼了一張印著金門莒光樓的八角錢淺綠色郵票;上面清晰地蓋著一枚圓形黑色郵戳,「台灣/四九年十月八日/十四/台北(辛十八)」

筆者回算一下時間,民國四十九年十月,自己還是台中省立農學院(民國五十年已改制為省立中興大學)森林系四年級的學生;當時我們家還住在北溝庫房邊用粗竹搭蓋的「洞天山堂」裡,父親那時應該已是故宮古物館的館長。由於行政院就在當年九月,已經決定要把北溝的文物全部遷移到台北士林的外雙溪,(實際上故宮文物是在民國五十四年秋後才遷運到士林的),因此父親常需到台北開會;每次他到台北,一定都住在北大老同學、一生至友臺靜農世伯位在溫州街十八巷六號的日式台大教授宿舍裡。公餘之暇通常都會偕老友去逛牯嶺街的舊書鋪,光顧熟悉的小吃店,或者一塊兒去拜訪台北藝文界的好朋友。像信中所提位在師大附近麗水街內「麗水精舍」的三位青年畫家孫家勤、喻仲林和胡念祖(胡先生今年已屆九十高齡,依然活躍於兩岸畫壇),就是父親和臺伯經常會去造訪的忘年之交。想來信中所說那位擅烤牛羊肉的新疆友生,就是麗水精舍孫家勤和喻仲林兩位所發現並向臺老推薦的。關於信末還提到「淡水河有類炒肉片者」,應該是指當年螢橋(一名川端橋,即今天的永和橋)兩岸河灘上,就有多家臨時搭建專賣消夜的小吃店而言。至於父親究竟有沒有因為這封信到台北去品嘗由臺伯和孫、喻兩君安排的絕美新疆烤肉,可就不得而知了!

這次我與夏生在整理的卷帙當中,還找到一幅由麗水精舍三位畫家於辛丑年(1961)合作繪製,送給父親賀年的設色斗方小畫〈歲朝圖〉(見圖二),上面就有靜農世伯的諧趣題句:「辛丑元日 麗水精舍三畫家為慕陵叟作歲朝圖 屬歇腳漢題曰 歲在辛丑 年當大有 宜酒食肉 叟健如牛」,剛好印證了那段時間父親和臺伯以及麗水精舍諸君子的深厚交誼。

圖二:麗水精舍三位畫家於辛丑年(1961)合作繪製,
送給莊嚴賀年的設色斗方小畫〈歲朝圖〉。 攝影/莊靈

每當筆者展讀靜農世伯這封字跡蒼勁有力又洋溢著無限歡欣之情,寄給遠在台中鄉下同學老友莊慕陵的大字行草烤肉邀函時,眼前便會浮起父親和靜農伯相交近七十年,二老聚晤時或暢論書藝、或縱情筆墨、或把盞對酌,使小小書齋頓時為溫煦祥和的文化氣息所充滿的情景;因而讓作為後輩的筆者和家人,不由自主地對上一代中國文人自然散發的氣質和風采,為之孺慕追懷,感動無已。

Source: https://reader.udn.com/reader/story/7048/2205887

清明追忆•我的表舅喻仲林

Posted by on Sep 30, 2018 in Commemoration | 0 comments

清明追忆•我的表舅喻仲林

2018年04月04日 泰安煤机 宋英敏 点击:[196]

1985年6月12日,台湾著名作家琼瑶女士为她的国画老师喻仲林先生,收集了其生前散落在世界各地的花鸟画作,并与丈夫平鑫涛一起编辑成《喻仲林花鸟画册》,由台湾皇冠出版社出版。琼瑶女士编写前言《永远的鸟语花香》。而喻仲林,正是我的表舅——我母亲姨妈的儿子。

1925年9月6日,表舅喻仲林出生在山东冠县,父亲喻信海,母亲许大姑。1934年,许大姑去世,年仅9岁的喻仲林跟随姐姐喻惠霞一起回到梅庄姥姥家居住。当时我的外祖母也因家庭变故,携一儿两女早他们几年回到梅庄娘家居住,喻家姐弟来到之后,我的外祖母对这个自幼丧母的外甥疼爱有加,视如己出,常常把他搂在怀里,给予母爱的温暖。母亲和仲林舅的姥姥家——许氏家族——在当地也是名门望族,两个舅舅许以浩、许宗海均是早期的革命家、画家,在梅庄时,也对仲林舅十分关爱,成为他的启蒙老师,也为其日后专攻花鸟画作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1943年,19岁的仲林舅联中毕业后,弃笔从戎,加入抗战的行列,在敌后进行游击战。1949年随国军到台湾,1958年由台湾“国防部”通讯中心队长一职退役,致力于画业。

仲林舅自幼即富艺术才华,在梅庄时又深受两个舅舅的熏陶,很快便成为台湾著名的花鸟绘画大师,也是琼瑶夫妇的国画老师。1985年在台北因病去世,孔子七十七代孙孔德成先生为其主持了追悼会。同年,琼瑶夫妇将其花鸟画作收集起来,出版了《喻仲林花鸟画册》并写前言。

我的母亲今年已经93岁了,从我记事起就经常听她讲梅庄的人和事,渐渐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轮廓:梅庄许家就像是《红楼梦》里的“大观园”,母亲就是那林妹妹,仲林舅就是那宝哥哥。仲林舅生前在台北时也常和友人提起幼年在梅庄的往事,有时忍不住思乡之情,竟泪流满面。

1975年,仲林舅在美国夏威夷讲学时,曾给胞姐喻惠霞写了一封家书,惠霞姨从冠县带信到泰安来找我写回信。我看到仲林舅在信中写道:“……非常思念家乡诸亲友,梦中时常回到梅庄,醒来却是一梦。如果明年能拿到美国的公民权,我也可能回家一趟。当然这只是我的希望而已,能否实现实难预料……”在信中,他“非常思念”的“诸亲友”名字一共写了11个,现在除我母亲外,均已去世。当时正值“文革”时期,对海外来信须小心谨慎。我按照信中注明的地址,贴上他附信寄来的邮票给他发了回信。由于中间耽误的时间过长,也不知最终仲林舅收到回信没有。而仲林舅生前也因为两岸关系的原因,一直没能实现回家乡探亲的愿望。

母亲晚年在北京表姐许颖芝(曾任中国驻瑞士外交官)处见到了琼瑶女士写的《喻仲林先生年表》和《永远的鸟语花香》,从中获悉仲林舅赴台后的一些经历,更感谢琼瑶夫妇在仲林舅去世前后五十多天里一直陪伴在床前,以及后来搜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遗作,并编辑成《喻仲林花鸟册》一书。但对于数十年没能再见到仲林舅一面也感到十分遗憾。

现如今,我们的祖国国富民强,繁荣昌盛,海峡两岸同胞之间的互动往来也更加密切起来。衷心希望台湾能够早日回归祖国怀抱,让仲林舅生前回家探亲的遗憾永远不再上演。

Source: http://www.snzzjt.com/info/1038/4086.htm